文章分享

探本尋源、細說當年 - 扶康家長會如何由零開始

麗瑤成人訓練中心家長
廖黃笑琼女士
 

認識我的人都稱呼我做廖太,我的智障女兒,在麗瑤中心一九八一年開始服務時,便同時於麗瑤中心接受服務。

我回想麗瑤中心尚未成立家長組時,家長每當在中心碰面,都會互相訴說心事和互相支持。記得當年麗瑤中心通知家長需要增加服務費,我知道一些 家長,特別是年長的家長們,面對增收服務費感到有些困難。我將這事記掛心上,當時的社會很少求助的渠道,於是我便主動致電電台,期望可以尋求幫助;意想不到下電台方面也即時有回應,向扶康會跟進了解,扶康會前總幹事陳紹沅先生便與我傾談家長的經濟困難,這就造成了家長與會方溝通的開始。

在我與陳先生的一次傾談中,我提到為何成年智障人士不能像一般社會人士,以個人名義去申請綜援,我相信這是智障人士應有的權利,家長亦需要綜援金以解決當時面對智障子女的服務費。陳先生就鼓勵我嘗試為其女兒向社會福利署申請公援,我亦坐言起行向社署申請,經過社署多番的查詢,又在扶康會職員協助下,我的女兒終於以個人名義獲發綜援,這次是家長與扶康會攜手爭取權利的早期經驗。

就一次汽車被抄牌的事件,義工開車送我的女兒返回麗瑤中心,義工泊下車子於中心對開路面,陪同女兒入內,之後,車子被抄了牌。那時,我感到有些不服氣,該段路面最為方便學員上落車,於是我致電電台申訴需求,之後獲運輸署回應,將該段路面改為准許暫上落客。

當時約是一九八四年,麗瑤中心的社工見到連串事件的發生,過程中顯出了家長的積極和踴躍參與,亦敢於表達訴求,於是便將麗瑤中心的家長聚集在一起,麗瑤中心家長組就此成立。聚會以分享會的形式進行,讓家長有互相分享的機會,並能夠與中心有彼此交流,分享對中心服務和福利政策的意見。

麗瑤中心家長組聚會都有其溫馨的一面,於節日時舉辦聚餐,我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以「父母親節」做主題,參加的人數達七十多人,家長自行預備食物於聚會分享,又向職員送花致謝意,以行動回應感謝職員們對子女的盡心照顧和辛勞,場面很是溫馨,之後,「父母親節」已成為家長組的每年主題活動,我說來仍覺溫暖深刻。家長組亦常做一些關顧工作,家長間互作探訪,初時是自掏腰包的,一年後就開始徵收家長組會費,作為活動開支。

家長組在舉行「父母親節」活動時,都會邀請其他中心的家長出席,從而交流和觀摩,麗瑤中心家長組在此時亦漸趨成熟。

一九八九年時,前總幹事陳先生促使各中心成立家長組,各中心都有自己的家長組,組成了初期的扶康家長會。陳先生邀請我做扶康家長會召集人,主持會議,推動扶康家長會的發展,在他的鼓勵下,我再三考慮他的邀請,我想:總要有人先行出第一步的,這樣,我就拿出了勇氣,答應做扶康家長會的召集人。

當時的扶康家長會有其特色,輪流到不同的中心作為開會地點,這樣就加速了扶康家長會與中心家長組的彼此溝通,亦培育了當時家長對會內服務的認識。後來,會方服務發展迅速,開設了很多新中心,出席扶康家長會的人數亦隨而加增,需要改於社區會堂進行會議。會議後家長和社工們都會一起午膳,氣氛很是熱鬧,大家有說有笑互相問候,說起這些情景,我都甚為懷念。

在我擔任扶康家長會召集人時,於每次會議前,我都會親自致電給各中心的家長組主席,除了是作出聯繫外,也先向她們搜集資訊,若有需要便及早介入對事件做一些平衡的工作,籌備適切的會議議題。

扶康家長會的人數增加了,又成立的年期已久,家長們有構思將扶康家長會組織化,於是成立了工作小組討論扶會家長會的會章細節,經過大約兩年的工作,完成了扶康家長會會章,扶康家長會便正式成立,同時亦成立了扶康家長會幹事會,由各中心派出一名家長代表,與會方攜手建立伙伴關係,亦關注社會服 務發展,為智障人士爭取權益。

扶康家長會已正式成立七年了,在我參與家長會的經驗中,扶康家長會與地區家長會的溝通接觸至為重要,能夠讓她們對扶康家長會有所認識,亦有助推動地區家長參與。此外,扶康家長會將來的發展如何,鞏固內務是不可缺少的,還要持守與會方的伙伴關係,發揮家長的力量,一同為智障人士的福祉努力。

我衷心多謝扶康會,由開始至今都是致力為智障人士盡心服務,想當年是由一群義工用愛心去照顧智障人士,喚起了社會對智障人士的關注與需要。作為家長的我,願各位家長亦對會方員工亦多說一點讚賞和鼓勵的說話,因為員工對她們的智障子女都付出了很多。祝願扶康家長會 和會方伙伴關係的力量繼續延展下去。

(此文由盧周淑嫺女士採訪,社工陳美鳳姑娘筆錄)

 

 

   Interactive Media Awards   ARC Awards   ARC Awards